Tolstoy is considered one of the giants of Russian literature; his works include the novels War and Peace and Anna Karenina and novellas such as Hadji Murad and The Death of Ivan Ilyich. Tolstoy’s earliest works, the autobiographical novels Childhood, Boyhood, and Youth (1852–1856), tell of a rich landowner’s son and his slow realization of the chasm between himself and his peasants.

Source: https://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2873006?fbclid=IwAR2KyzLIvqWtz8E4ihtrQR5XdJ37pL6-GVSc_8ESuj5CnqjqY4-yOrKH1D0

by Vera Haung

黃惠華

 

托爾斯泰(Lev Tolstoy):「人類生活源自於家庭,而不是國家或教會」。

托爾斯泰多數作品探討家庭與婚姻關係,只是每一時期作品通常隨著托爾斯泰家庭生活好與壞而有所不同,在《戰爭與和平》中充分展現不同類型的家庭關係與愛情,堅信家庭生活的價值,但在《安娜卡列尼娜》描述一個家庭中愛情被愛欲的力量所迷失,對婚姻與家庭真實性的懷疑態度。然而,托爾斯泰「不幸福的家庭生活」時光也反映在其他作品,如《伊凡.伊里奇之死》、《克羅采奏鳴曲》、《謝爾蓋神父》等。1889年出版小說《克羅采奏鳴曲》描述托爾斯泰對於性與婚姻觀點。但在托爾斯泰的妻子蘇菲亞(Sofya Andreevna)日記中寫道:

「不知道怎麼或為什麼,每個人都將《克羅采奏鳴曲》與我們自己的家庭生活聯繫起來,對她百般羞辱。」

托爾斯泰的作品有些是真實生活寫照有些是虛構,故事內容是正面還是負面,通常伴隨著托爾斯泰家庭生活好與壞,而有所不同。在托爾斯泰心中的幸福家庭的類型是能夠安靜幽靜的生活,有能力做好事,有工作、休閒、娛樂、閱讀、音樂與心愛的人。現實中,托爾斯泰家庭生活真的幸福美滿嗎?

相遇

1862年8月34歲的托爾斯泰無意間見到一個可愛年輕的18歲女孩在草坪上野餐、唱歌跳舞,洋溢著青春與幸福,托爾斯泰分不清是慾望還是愛情,控制不了自己的理性,衝動地向18歲的索菲亞求婚,並且得到同意,托爾斯泰高興:「從未如此開心,清楚而平靜地看到我與妻子的未來」。此一時期托爾斯泰對於家庭生活美好的想像反映在《戰爭與和平》之中。

托爾斯泰與妻子蘇菲亞。(圖:網路)

婚後談戀愛

蘇菲亞相當崇拜托爾斯泰,托爾斯泰則以極大的溫柔與愛回報蘇菲亞。當托爾斯泰出差不在家時,兩人總是寫情書互訴情衷,相當甜蜜:

托爾斯泰:「除了你,別無他物。你對我有多甜蜜;你比世界上任何人更好,更誠實,更高貴,更好」。

蘇菲亞:「親愛的親愛的,很想見到你,想一起在窗戶下喝茶,然後步行去亞歷山德羅夫卡,在家裡過上甜蜜的生活。再見,親愛的,親愛的,我緊緊吻你。沒有你的一整天,帶著如此快樂的心情坐下來寫信給你,即使是最無關緊要的事情,這也是我最大的安慰。」

溫馨家庭生活

蘇菲亞出生於醫生家庭,受過良好的教育,聰明、性格堅強。蘇菲亞生下了13名小孩,其中5人夭折,親自帶小孩,沒有請保母與家庭教師,除了扮演母親與妻子角色,還是最得力的助手:手稿抄寫員、翻譯、秘書、出版經紀人。蘇菲亞相當擅長營造家庭氣氛,經常舉辦野餐、茶會與遊戲,打槌球、網球、河邊游泳、划船、音樂晚會,表演等溫馨家庭聚會與料理總能撫慰人心。

觸礁期

兩人的婚姻跟一般人生活沒什麼不同,總是在甜蜜、痛苦、衝突、欺騙、不忠、悔改、原諒之中不斷輪番上演,相愛相殺,彼此忍受生理與心理不協調婚姻生活,尤其在《安娜卡列尼娜》出版之後,托爾斯泰試圖在宗教尋求安慰,成為一個禁慾主義者:開始穿農民服,維持自給自足的經濟,一度想放棄財產,想放棄作品的版權,無數家務雜事不允許蘇菲亞參與與了解,直到托爾斯泰去世前也不願意見蘇菲亞一面。

無法成為心靈伴侶,只剩感謝

儘管兩人婚姻走到最後,兩人心靈無法相通,但她卻是一位忠實的妻子與模範母親,1897年夏天托爾斯泰給蘇菲亞的信上透露感謝之意:

「…..我懷著感恩、感激我們生命中漫長的35年,…..你給了我的世界你能給予的東西,給了很多母愛和克己,…..謝謝你,記住你的愛,我會記住你給我的東西。」

1910年7月托爾斯泰過世之前懺悔,「我,一個墮落,非常惡毒的男人,不是一個年輕人,娶了一個乾淨,善良,聰明的18歲女孩,儘管這是我的骯髒,惡毒的過去,近50年來,和我一起生活,愛我,努力工作,生育,餵養,撫養,照顧孩子,不屈服於其他女人,你的生活方式讓我無可指責。」

托爾斯泰對蘇菲亞只剩下感謝之意,代表托爾斯泰家庭生活史處在真實與理想之間的灰色衝突地帶,每對夫妻都有自己的虛與實的樣貌,何謂「幸福家庭家家相同,不幸的家庭各個不同?」答案就是來自於夫妻之間的甜蜜與衝突之下的產物。

幸福來自於療癒人心的餐桌,家家相同

在托爾斯泰回憶錄中:

「房子靈魂主人是母親,一切都取決於她,她命令廚師吃午飯,她讓我們去散步,她總是母乳喂養一個小孩,她整天在家裡跑來跑去……。」

一個家庭的氛圍與美味取決於一個熱情好客的女主人,一個良好有序的生活與高度文化能夠團結整個家庭,如同列寧經典名句:「每個廚師都能學會如何治理國家。」

因此不管男女只要懂得料理,就能夠管理他的小國(家庭)。

在《安娜卡列尼娜》出版之後,托爾斯泰試圖在宗教尋求安慰,成為一個禁慾主義者:開始穿農民服,維持自給自足的經濟,一度想放棄財產,想放棄作品的版權,無數家務雜事不允許蘇菲亞參與與了解,直到托爾斯泰去世前也不願意見蘇菲亞一面。(圖:網路)

蘇菲亞又如何管理廚房?婚後不久,她曾抱怨廚房衛生環境不佳,特地親手替廚師縫製廚師服,維持環境整潔。托爾斯泰家用簡陋的餐具,鐵勺、叉子吃飯,不習慣也很很不舒服,直到換上了自己帶來的嫁妝銀製餐具。托爾斯泰是一個美食家,喜好飲食但又經常暴飲暴食,並經常責備自己:「我晚餐吃得太多了。」

蘇菲亞在日記曾抱怨:

「今天晚餐時我驚恐地看著他吃的是什麼:先是牛奶、蘑菇……然後是四個蕎麥麵包、湯、酸奶、黑麵包。這些都是大量的。」

「他吃的食物很可怕!今天吃醃蘑菇,兩次煮乾果,這些食物在胃裡發酵,沒有食物,他減肥。晚上我要薄荷,喝了一點。與此同時,對他感到沮喪。」

蘇菲亞擔心的是托爾斯泰的身體狀況與不良飲食習慣,而不是食物本身。

50年歲的托爾斯泰成為素食主義者,認為每個人生命的意義都是自我提升的過程,素食主義只是漫長人生旅程的第一步。托爾斯泰認為素食主義對於靈魂與身體益處:「當你為了要吃一個炸肉排,強迫另一個人殺生。最主要的是克制自己,拒絕吃炸肉排,就不會強迫任何人殺生」。

素食主義並沒有影響托爾斯泰飲食的多樣性,托爾斯泰家的三餐,每天早上六點或七點起床後喝茶或咖啡。早餐通常是雞蛋、粥、酸奶。雞蛋是托爾斯泰最喜愛的料理,無論是炒雞蛋,番茄炒蛋,香菇炒雞蛋,蒔蘿炒雞蛋,水煮蛋,炒雞蛋湯等及小米粥、蕎麥粥、燕麥粥等。午餐通常是餃子、甜菜湯、青豆、米飯、花椰菜湯、沙拉等。晚餐通常四道菜沙拉、湯、肉、蔬菜、咖啡。晚茶,通常桌上擺上茶炊,有水果餡餅、餅乾、蜂蜜與果醬等,果醬相當多樣,有醋栗、杏子、櫻桃、李子、桃子、蘋果等。兩餐之間只吃水果。

托爾斯泰也愛喝酒,關於托爾斯泰對於酒的態度,有一個歷史軼事,根據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布寧(Ivan Bunin)回憶錄中提到:

「有一次,我想做個禮物送給托爾斯泰,並開始談論一種社團。現在到處都是社團正在興起……他揚起眉毛:什麼社團……?也就是說,什麼時候喝伏特加?不喝酒,就沒有必要聚會。如果要去聚會,就必須喝酒!」

托爾斯泰家的莊園裡不但有溫室、花園、養蜂場、森林、農民,帶來財富與舒適的生活。大型溫室,種植不同種類的水果、畜養家畜、肉類、牛奶及水果蔬菜。如同多數十九世紀的地主一樣,農產收入成為主要經濟來源,當時的貴族生活不只是打球、社交飲食、散步與吟詩作對,還要每天辛勤工作,地主也不例外,地主的工作時間從白天到天黑中結束,數百名農奴的命運取決於業主的收入。

50年歲的托爾斯泰成為素食主義者,認為每個人生命的意義都是自我提升的過程,素食主義只是漫長人生旅程的第一步。(維基共享)

跟托爾斯泰一起吃晚餐,馬鈴薯泥、濃湯、餡餅、蛋糕

根據記載蘇菲亞編寫了162道料理食譜。1900年10月8日高爾基在圖拉莊園裡作客,由於托爾斯泰茹素,晚餐菜單簡單,主要是素食料理,菜單如下:

馬鈴薯濃湯、小餡餅、馬鈴薯泥、小牛肉、胡蘿蔔醬、大米餡餅、夏洛特蛋糕

托爾斯泰農場與餐桌反映19世紀俄羅斯飲食文化典型特色:

1. 穀類,俄羅斯自古以來就有黑麥、小麥、大麥、燕麥、小米的種植、麵粉製作與烘焙的技術,餡餅煎餅類等在一般家庭的飲食中相當常見。

2. 外國品種蔬菜水果與香料傳入,18世紀蘿蔔、馬鈴薯、高麗菜傳入了俄羅斯,進入庶民飲食的生活,這些食材不僅可以製作簡單的小菜,還可以加工製作出餃子,蘿蔔蜂蜜等。調味料最常見的像是蒔蘿、茴香、薄荷、辣根、洋蔥、大蒜、胡椒、肉桂、月桂葉等。

3. 肉類,以牛肉、豬、羊及家禽類雞、鴨、鵝為主,隨著畜牧業發展,牛奶、奶酪、酸奶油、奶油常見的食品與調味品。豐富的河流與森林是也是食物的來源,松雞、野兔、野鴨、鵝、野雞等經常是餐桌上的野味,烹調方式多以燉煮燒烤方式呈現出菜餚的豐富程度。

4. 托爾斯泰家族的愛吃的蒔蘿馬鈴薯、磨菇燉雞都是傳統經典的俄國菜,還原19世紀的蘇菲亞食譜並不難,在家也可以做出幾道托爾斯泰愛吃的料理,與大文豪共享溫馨的「餐桌食光」:

蒔蘿馬鈴薯

材料:

1. 馬鈴薯

2. 奶油

3. 蒔蘿

4. 鹽

作法: 馬鈴薯加鹽去皮煮熟,瀝乾並加入奶油,將蒔蘿切碎加入,用蓋上鍋蓋,翻過兩次即可。

蘑菇雞

材料:

1. 雞塊、雞腿都可

2. 數個大蘑菇(洋菇)

3. ½杯奶油

4. 檸檬汁

5. 奶油

6. 橄欖油

7. 鹽、胡椒

作法:

1. 雞塊與鹽、胡椒醃製後橄欖油煎至金黃色。

2. 將蘑菇切塊,撒上檸檬汁,防止氧化變黑。

3. 另起一鍋,奶油炒蘑菇,加入鹽略炒。

4. 將另一鍋雞肉倒入炒過的蘑菇鍋中,擠入檸檬汁,蓋上約燉煮10-15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