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 news” was not a term many people used four years ago, but it is now seen as one of the greatest threats to democracy, free debate and the Western order.

As well as being a favourite term of Donald Trump, it was also named 2017’s word of the year, raising tensions between nations, and may lead to regulation of social media.

So great is the danger, the “Doomsday Clock”, which symbolises the threat of global annihilation, remains at two minutes to midnight thanks to the rise of fake news and information warfare, its keepers have said.

written by Vera Huang

Source:

https://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2801905?fbclid=IwAR3OKoqw9V6S492dVKq2Wbe1-5f4uftd2-eidPF-wp9U73EQpJ0b-Bps2yM

 

「假新聞」已經成為一種媒體亂象,世界各國領導人不斷提醒假新聞、假訊息危害國家安全的嚴重性,這是每個國家都無法避免現象。當各國在打擊假新聞的同時,高雄市長、市長府卻帶頭製作「假新聞」,日前高雄市長韓國瑜在《關鍵時刻》專訪上自曝,美國知名的漫威公司日前找上他,希望將他參選的勵志故事繪製成漫畫。網友隨後私訊向台灣漫威瞭解,得到「我們完全不知情」的回應。高雄市政府澄清,「拜會韓國瑜現任「AAE執行長」馬丁『曾』是漫威成員,擁有的員工也大多原為Marvel Comic 與 DC Comic的製作團隊成員」。根據報導指出,「一名網友搜尋資料後發現,找不到所謂『AAE漫畫公司』,馬丁CEO職位也非屬於漫畫公司,而是一間專門做名聲管理的公司,意即專精處理『企業及政治危機的公關公司』」。

觀察韓國瑜政府行銷手法,有一套標準與規律,無論事件真偽,總是先放出模糊訊息,吸引媒體注意製造新聞話題,當不實消息被外界起底時,再次吸引媒體關注與報導,一方面藉此澄清對自己不利的訊息,一邊培養網路聲量。高雄市市長與市府經常發布不實消息行銷自己,手法宛如「新聞加工出口廠」,帶頭敗壞風氣,實在不可取。

觀察韓國瑜政府行銷手法,有一套標準與規律,無論事件真偽,總是先放出模糊訊息,吸引媒體注意製造新聞話題,當不實消息被外界起底時,再次吸引媒體關注與報導,一方面藉此澄清對自己不利的訊息,一邊培養網路聲量。(本報資料照)

假新聞近年來引起國際間緊張,對民主構成威脅,深受假新聞所害的國家無不積極展開行動打擊假新聞。2017年英語權威字典《柯林斯英語詞典》(Collins Dictionary)2017年度代表「假新聞」(Fake news),根據統計假新聞使用頻率比以前高出365%,成為年度短語。2018年1月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發布一篇「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假新聞與讓人和睦的新聞」:「如果負起責任是終止假新聞的解答,這樣的重責大任便落在身為資訊傳播者的媒體肩上,他們應成為新聞守護者。」呼籲媒體應做好守門人的角色。

即便如此,假新聞仍無法有效遏制,在台灣今〈2019〉年國家傳播通訊委員會〈NCC〉數次裁罰不當新聞,引發社會正反兩方爭議,台灣師範大學大傳所選在4月7日言論自由日發起「捍衛新聞環境、支持NCC裁罰決議」,呼籲新聞媒體自律、NCC公平裁罰、閱聽大眾積極監督媒體,抵制不當新聞。

假新聞目的是要形塑反對觀點輿論,讓原始真實訊息信任度下降。假新聞通常來自專業宣傳人員,任務是保護國家或客戶的利益以及,並與敵人進行鬥爭,這些宣傳者不是記者,而是所謂的「網軍」。目前各界對於假新聞/假消息沒有明確的標準,身處於「後真相時代」閱聽族群該如何保持批判性思維,很重要。

假新聞現象的本質為何?

根據統計,Twitter假新聞轉發率比真實新聞高出70%。假新聞是一種特殊形式資訊傳播,在資訊傳遞的過程中使用的語言、操作方法,試圖影響特定閱聽族群。假新聞使用的語言會先預設人們的反應,還要能吸引注意力,再加以假資訊加工製造成為假新聞。語言學家O.S. Issers解釋「假新聞」:「處威脅之下,人們會感到會驚慌失措;發現新世界,或者可怕的東西,都會激人們的思想」。假新聞影響程度與語言使用有關,針對不同受眾使用不同語言,針對不同訊息接收者,如何選擇適切語言,才能發揮效果。例如,許多人會將韓國瑜「發大財等同於自經區」用意解釋成因為一般民眾同樣不瞭解自經區,透過「將自經區簡化成為發大財」的特殊語言,實際上自經區是否能夠帶財,仍是一大問號。聽懂「發大財」選民可能會買單支持自經區政策,使得原本不支持自經區政策的中央政府信任度下降,這也是另一種藉由「假新聞/訊息」達到政治目的的方式。

假新聞目的是要形塑反對觀點輿論,讓原始真實訊息信任度下降。假新聞通常來自專業宣傳人員,任務是保護國家或客戶的利益以及,並與敵人進行鬥爭,這些宣傳者不是記者,而是所謂的「網軍」。(彭博)

假新聞的歷史與運用伎倆

假新聞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古羅馬時代,公元前一世紀,羅馬帝國後三頭同盟(馬克安東尼、屋大維、雷必達),屋大維與馬克安東尼互為政敵,認為自己是凱撒的唯一合法繼承人。為了爭奪政權,屋大維宣稱獲得「官方遺囑」,該文件在參議院宣讀並傳播到各地:羅馬論壇上掛著副本,派遣信使前往該國最偏遠的角落宣傳。此外,遺囑還註明克麗奧帕特拉與凱薩凱撒兒子里昂,也就是國王的合法繼承人,因此激怒參議院共和黨人,當時羅馬實行君主制,「國王」成為一大忌諱。根據該文件,安東尼必須被埋葬在亞歷山大托勒密王朝埃及國王的陵墓中,對羅馬人而言是一種瀆褻。安東尼的遺囑是真是假不重要,一封遺囑讓屋大維奧古斯都在資訊戰中取得勝利,參議院剝奪馬克安東尼的帝國指揮羅馬軍團權力。該文件深化羅馬人反東方偏見,「認為埃及人是邪惡的野蠻人」。「反埃及」偏見成功深入國家政治與意識形態,讓人民支持屋大維發動戰爭對抗埃及。

2003年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之前,小布希政府時期國務卿鮑威爾(Colin Luther Powell〉在聯合國安理會議上曾表示:「聯合國特別委員會(UNSCOM)用了4年時間,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使伊拉克承認擁有生化武器。1995年伊拉克終於承認擁有生化武器時,其數量是巨大的。不到一茶匙的炭疽熱病毒,就這麼一點兒─大概就這麼多。這大概就是一茶匙的量…..」。此說法為小布希政府採取先發制人戰略攻打伊拉克辯護。但事後鮑威爾得知演講稿內容毫無根據,承認自己錯誤,信任度也隨之下降;為此辯護美國及其盟國同樣遭受聲譽損害。這是操作「假新聞/假消息」不當的後果,值得「政治人物們」借鏡。

無論是古羅馬人恐懼野蠻族群入侵,或者現代核武、生物化學武器、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威脅,這是挑動人們對於生存威脅的基本反應;對於國家行為者而言,卻是攻打敵人的最佳的道德理由。

假新聞如何取代「真相」?

為何一般人更容易相信「假新聞」?一般讀者判斷消息可信度,取決於個人的意識形態偏好或日常生活的經驗。假新聞現象與社會、人們感受、披露事實真相與新聞有著連動性關係。

「假新聞」成為一種表達社會隱藏觀點的「借喻法」,例如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歐美媒體充斥頭條標題:「川普是俄羅斯代理人」。 這種偏頗字眼呈現對川普當選結果的不滿,目的在喚醒人們對於「邪惡勢力」與「帝國主義」的強烈意象。假新聞打破長期以來媒體必須秉持中立觀點,成為政治與社會力量強化影響力的捷徑。

一般讀者判斷消息可信度,取決於個人的意識形態偏好或日常生活的經驗。假新聞現象與社會、人們感受、披露事實真相與新聞有著連動性關係。(EPA)

如何辨別假新聞,首先必須釐清、辨別出「假新聞」是否為廣告或政治宣傳工具,是否用於公關、行銷人物或產品宣傳。政治人物操作假新聞具有一定的風險,在公關專業筆下,成為一股無形的力量,傳播假新聞通常使用媒體、社交網絡作為工具,訊息傳播就如同由空氣的飛沫帶來的病毒感染,當「偏見」病毒深入靈魂之中進行繁殖,從人的口中說出的話還有什麼「真相」可言?

另一種新型態的假新聞,Deepfakes 技術透過人工智慧(AI)辨識技術,推出一款AI換臉「FakeApp」程式,用戶可根據自己喜好,將照片與影片的角色移花接木製作假新聞,這種創新技術使得每個人可以自由扮演各種名人,例如網友透過此種技術將演員尼古拉斯凱吉(Nicolas Cage)的臉變成不同電影電視劇,創造新的混搭藝術。但在未經演員的同意之下,缺乏適當的法律約束,隨意採用他人的肖像製作新的影片,科技帶來新的藝術,另一方面也會被有心人用來製造假新聞,製造社會問題。

如何杜絕「假新聞流行病」 蔓延?

群書治要》〈治亂篇〉:國亂有三事:年飢民散,無食以聚之,則亂;治國無法,則亂;有法而不能用,則亂。造成國家混亂的原因有三種:遭受饑荒,人民流離失所,君主沒有糧食 來聚攏安穩人民,國家就會混亂;治理國家沒有法令制度,國家會混亂;有了法令制度但不能貫徹執行,國家也會混亂。

同理,網路亂象造成國家安全危機,如何對症下藥杜絕「假新聞」流行病蔓延? 社群團體抵制與各種反制機制的出現,目的在於反制假消息帶來的危害,假新聞若不受控制,可能會成為一種具破壞力攻擊性武器,這種特殊現象迫使各國尋求對抗假新聞機制:

1. 媒體需要自律

2017年臉書(Facebook)發起一項活動,通知用戶並協助識別假消息,並在歐洲各大媒體上刊登如何識別假新聞廣告。

2. 識別假新聞需要教育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計畫未來在國際學生評量方案(The 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上加入數據與網路文件的理解能力測驗,台灣也應該將辨別假新聞納入「公民教育」之中。

3. 需要制定防止假新聞傳播措施與立法

治療假新聞病症,需要相對應的法令措施與制度,台灣雖然有相關法令與制裁制度,但據估計假新聞戰爭通常在6-9小時內結束,政府制裁措施如何趕在戰爭結束之前落實?是一大考驗,未來如何提出更有效的對策,值得相關單位思考。

4. 需要一群嚴苛的閱聽族群,才能讓媒體重新獲得信任。

2 thoughts on “「假新聞」(Fake News)流行病原理與方法論:語言與伎倆”

  1. You actually make it seem so easy with your presentation but I find this topic to be really something that I think I would never understand.
    It seems too complicated and very broad for me.
    I am looking forward for your next post, I’ll try to get the hang of it!

  2. Piece of writing writing is also a excitement, if you
    know then you can write if not it is complex to write.

Comments are closed.